学院动态

《合作对话与社会建构》开启后现代对话之旅

发布时间:2019-12-21         浏览次数:

 
        20191130日—123日,由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主办,中科诚意正心机构承办的《合作对话与社会建构》高级研修班在北京风渡嘉荷开课啦,来自美国国际后现代合作对话创始人Harlene Anderson教授和南京师范大学、中国社会建构首席专家南京师范大学杨莉萍教授联合主讲,后现代心理学专家史占彪教授、曾海波教授全程主持课程,并联合赵然教授、祝卓宏教授、李明副教授、沈宣元院长、张非凡教练等专家,在课程晚间开展了“后现代心理学嘉宾对话”活动。本次培训共有来自新疆、广州、山东、三亚、南京、上海、杭州、内蒙古、成都、天津、北京等全国各地75名学员,怀着对后现代心理学的热爱,共同踏入温暖祥和的对话空间,共绘后现代心理学的美好蓝图,共创社会建构的美妙旅程,共享合作对话的魅力课堂。

课程伊始,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史占彪教授,诚挚欢迎Harlene Anderson教授、杨莉萍教授以及来自全国各地的学员伙伴们。随后,史占彪教授轻松幽默的温暖开场,用心用情不用力的缓缓邀请,分享了希望大家怀着“放空放松不放弃”“用心用情不用力”“真空妙有”的状态参与课堂,放空放下原有的老办法旧结构,放松心情心态,迎接新思想的注入。学员伙伴们全神贯注聆听着史占彪教授的真挚分享,慢慢融入课堂,全然投入课程。一切准备就绪,史占彪教授隆重邀请出社会建构论授课专家杨莉萍教授开启第一天的授课。

课程正式开始,杨莉萍教授亲切温柔的开启课堂,她提到后现代心理学是一个大花园,她是比大家稍早一点到达花园的人,多闻了一些花香而已,她愿意与大家一起分享她的实践与领悟。杨莉萍教授还把这次培训课程比喻成一个“大party”,她将邀请现场的所有学员一起在聚会舞池中共舞,和大家共创自然流动的课堂,杨莉萍教授短短的开场白,现场的学员伙伴们感觉到了一股暖流融入身体,第一次参与后现代心理学课堂的伙伴倍感温暖分外亲切。




杨莉萍教授首先讲解了“社会建构的四个基本命题的定位及意义”,她提到四个基本命题是社会建构的四大支柱,在此基础上,后现代心理学实践者们开出了许多不同的实践花朵。学员在聆听的过程中生发了许多新思考,积极踊跃的与杨莉萍教授互动提问,共同探讨“社会建构和客观真相”的相关话题,杨莉萍教授用日常生活化的语言和故事,将抽象的社会建构理论,通俗易懂的与学员们分享与互动,并重点引出了社会建构论的基本观点—我们建构了世界。

同一个语词可以描述不同的事实,反过来,同一个事实也可以用不同的语词进行描述,这就是从不同视角进行的不同建构,杨莉萍教授延伸补充提到:当我们了解事实来源于人类历史和文化的建构时,我们会收获更多包容和好奇心。在这种包容和好奇的氛围下,课程慢慢深入,学员们分享了社会建构在自己生活中的应用,共同探讨不同文化下人际关系与社会关系的差异。原本抽象的社会构建理论,杨莉萍教授结合自身的故事和学员的提问,让学员们特别接地气的接受和学习到,也使得学员们感受到通过对话协商而建立的社会建构是非常有价值的。学员们分享到“学了社会建构理论,真的让我感受到他人和自己的在地性,感受到自由,切实帮助了自己的生活和成长”。

随后,杨莉萍教授从“社会建构论的解放性”、“社会建构论的反思和批判性”、“社会建构论的实践性”进行了细致的讲解和分享。

临近课程结束的时刻,学员们对社会建构对自己的意义进行了热烈探讨,分享了关于”唯心说“”唯物论“”叙事话题”等等观点,学员们在后现代的对话中碰撞出深刻的思想火花,对生活乃至世界有了更深的理解。

午后的课程,依旧精彩连连,杨莉萍教授从“有界存在”开始谈起,提到“自我”的概念,分别从人性层面的“自我”;人格层面的“自我”;关系性的自我,以及自我重要性等等方面,进行了细腻的分享和讲解,让现场的学员们对于个体的存在有了深刻的启发。随后,杨莉萍教授讲解了“有界存在”及其划分,有界存在以及有界划分带来的问题, 现代人的自我概念及其问题,人被认为是一个独立自主的、能动性的反映者和行动者,现代自我并不是对某种“现实”的反映,而是特定历史和文化的产物。我们现在对人的认识,从主客体分离开始,“我思故我在”,存在即合理, 当我们有了社会建构的视角,现实是被建构出来的,我们便有了选择的机会,关系性存在有了选择的可能性。

接下来,杨莉萍教授从关系性存在:“一切从关系开始”,分享了人是在关系互动、合作、对话的过程中被建构出来的,关系不再是静态的联结,而是一个动态的过程。自我存在是在关系的过程中生成的。自我存在的这种属性被称为“关系性”。你是谁取决于你和周围人“关系的过程”。 人和人的关系变成了过程,是多边的互动对话建构,自我是关系性的。

杨莉萍教授从关系性存在替代主客体分离,每个人都是相对的主体,也都是相对客体,相对的主体有权利思考、说话、行为,有话语权的主体就是正确的假设,作为有边界的主体,有反映“客观现实”的能力。从有界到开放,从实体到去本质,从个体理性到关系中存在。 对话、合作、参与、尊重、真诚、聆听、沟通、联合行动与创造,甚至姿势、表情、或者幽默,都是在关系互动中流动。由关系性存在到多重自我,人从本质上来说就是由关系的多重性形成的。 每个人随身都带很多残基,特定的情况下特定的残基会被激活,表现出特定的行为,关系性存在是种多重性存在,个体作为多重关系的参与者,其意义世界具有矛盾性、复杂性和延展性。每个人面对的对象以及同一对象在不同的时间条件下会有不同的意义建构。我们所面对的永远是特定时空背景下某个独特具体的人。

杨莉萍教授引领学员们放下原有的对立思维,慢慢走进关系性存在的思维方式,通过理论与案例分享,支持学员们了解了现代生活中焦虑的根源,明白心理健康的解决之道。为了帮大家深入理解关系性自我的存在意义,杨莉萍教授邀请现场学员共同反思“我的边界在哪里?”反思过程中,学员们纷纷分享了自己生活中的边界,察觉了曾被忽视的自己,通过这样的互动分享,学员们对关系性存在产生了更深刻的认识。学员罗老师说“通过这样一次对边界的思考,让我的包容性更大,明白自己的狭隘之处,也许离随心所欲不逾矩的状态更进一步了。”

课程进行过程中,杨莉萍教授还针对学员们对社会建构的困扰做了一一回应,向学员们厘清了不同概念间的区别,杨莉萍教授与学员的一问一答中,将课堂气氛推向了高峰。在互动探讨结束后,杨莉萍教授继续对社会建构中的自我和关系理论进行了深入讲解,以及如何进行结构与建构的过程,学员们纷纷表示受益匪浅。相信通过一整天的课程,学员们对后现代心理学与社会建构论有了深刻的理解。

第二天课程如期进行,通过一天的学习互动,学员们的创造力持续的在迸发,带着好奇,带着新的思考,带着期待,进入了课堂。杨莉萍教授从社会建构论倡导谦逊的生活态度和生活方式,开始谈起,分享了社会建构论在学术、教育、心理治疗、企业组织、社区等领域的应用实践。

社会建构论在学术领域应用,学术共同体内部话语权的竞争与学科壁垒。

对于知识的学科划分在很大程度上与有界存在的假设以及视心理为世界的镜像这一传统观念相联系。站在这种立场上看,没有人可以同时观察一切事物,所以,知识积累的任务必须加以分配,以便不同的观察者可以致力于考察世界的不同方面。如有些人关注植物的生长,另一些人关注宇宙苍穹,还有一些人关注经济生活实践,等等。每一领域的研究都有各自的方法、逻辑和测量工具。学科划分是否确实以某种期待的方式为人类及其生活提供了帮助?回答当然是肯定的。然而,把知识划分为不同部分同样导致很多损害性后果。

社会建构论在教育领域应用,权威式独白与关系型教育。

西方文化醉心于将理性之本源归结于个体。我们花费大量时间来开发课程,以帮助学生“独立思考”。在这一传统中,我们将博学的教师和无知的学生截然划分开来;我们相信教育的目的是为了充实学生的个体心灵;假定充满知识的心灵是对未来成功的最佳准备。所有这些假定都源于有界存在的传统——独立自主的心灵。社会建构论倡导对话课堂,是以学生为中心的教学,强调学习是学生主动进行的意义建构过程,教师的职责在于引导、帮助、促进学生对意义的建构,而不再是知识的提供者、传递者、灌输者。

社会建构论在心理咨询与治疗领域应用,心理疾病的诊断、治疗与关系修复。

一个人或行为是否构成为“问题”,或是否让人感到“痛苦”,取决于我们的关系。在认定某些行为“不正常”或“不合时宜”的传统之外,没有人可能会是怪异的、神经质的、精神病的或者变态的。一个人觉得痛苦,是因为在特定的文化中这种痛苦可以被理解。在某种崇尚成功的传统之外没有人会“遭遇失败”,在崇尚“赢”的传统之外不会存在“输”的痛苦。“痛苦”本身并不是问题,在有些关系中甚至普遍受到尊重。

社会建构论在企业组织应用,组织内部的不同声音与高难度平衡。

每个团体都坚持自己的现实,视自己的现实优于其他团体的现实。当组织成为“某个组织”的时候,围墙所围便形成了一座监狱。如何才能既维持组织内部的关系活力,同时又避免丧失关系模式的稳定性?怎样实现这种高难度的平衡?共同开展欣赏型探究。员工两两一对或几人一组开展讨论,给他们的任务是回忆员工在一起工作的故事,其中有没有一些高效合作、互相尊重的案例呢?员工们积极回应这一任务,回忆了在过去相处过程中经历过的很多美好故事。在他们这么做的时候,明显的变化发生了:同事之间开始有了说笑、赞美和相互尊重。

社会建构论在社区冲突中的应用,冲突解决策略之道。

1、利益冲突:业主和物业两大群体的冲突,领地、空间、利益的冲突。

2、认知冲突:信息不透明,传递不对等导致的意见不一致;价值观念和生活方式不一样导致的意见不一致。

3. 情感冲突:由历史原因造成的积怨冲突;个人情绪管理不当造成的情感冲突。

4. 文化信念的冲突,微观、中观、宏观的三观的冲突。引入公共对话。

解决策略包含:说出自己的假设;倾听对方假设;澄清假设,重构意义;化解愤怒、道歉;达成和解。让对争论的问题有更为复杂深入的人与人之间的理解,学会了用更加人性化的观点来看待“他人”。

学员们在杨莉萍教授的带领下,进入深深的思考和探索中,大家围绕社会建构论与自己生活和工作的联结,进行了充分的讨论,杨莉萍教授带领大家把聚光灯从前台走向后台,深入探讨一个人生活背后存在的关系与意义。通过分享社会建构论带给人们生活的影响和转化,潜移默化的将建构论的思想和理念融入到学员们的生活和工作中。杨莉萍教授理论与实践相结合,借助互动和分享的方式,让学员们生成了自己的收获,小组代表彭老师说“我们在不同的职业中,都可以运用社会建构去进行工作,企业班组长培训可以用建构的方式创造平等的氛围,教师可以通过建构的方式与学生对话共创课堂,社区可以通过建构的方式减少人际冲突”。

杨莉萍教授还现场邀请学员们一起合唱《我和我的祖国》,学员们共同合唱这首在70周年传遍中华大街小巷的歌曲,感受自己和他人,和社会,和国家的联结。在袅袅歌声中,学员们真实的感受到自己就像大海里的一朵浪花,与他人产生像海浪一般强大的联结。通过大家熟悉的社区故事分享,拉近了社会建构与我们日常生活的距离。

中场休息过后,杨莉萍教授还邀请了Harlene Anderson老师做分享。Harlene Anderson老师认为,她非常同意杨莉萍教授所说的人的复杂性,我们确实应该通过社会建构论形成多元视角,与他人的体验在一起,不轻易对他人下结论,不做各种评判的囚徒。社会建构犹如打开思维牢笼的一把钥匙,能够带领我们抛开原有评判思维的枷锁,最终通向自由。

下午课程准时开始,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史占彪教授主持学员们分享讨论,他邀请学员们在小组内,结合社会建构论的学习和反思进行分享和讨论,并提出疑问或困惑。学员们积极踊跃分享,提出了希望继续探索的话题。杨莉萍教授结合大家提出的具体话题进行了针对性的探讨与分享。

学员们从不同的视角提出了,社会建构论如何在教育、企业、日常生活等等中运用实际问题,杨莉萍教授认真聆听大家的提问,结合自身的经验和实践进行了一一回应。社会建构思想就是这样一种师生共创、放下专家身份的平等交流,一个想法邀请另一个想法,生成新的想法,透过提问和回应,大家共同思考,碰撞出有趣的思维火花。一直坐在教室后面的Harlene Anderson老师在临近课程结束时,也感叹这次课程中学员们提问的热情,鼓励学员们在求学道路上继续保持这样的热情。



学员们初次接触“社会建构论:关系性存在”这一概念还有些陌生,杨莉萍教授通过许多图片、流程图、示意图,用直观的方式帮助学员更好的诠释这一抽象概念。为了帮助学员们对此有全面的认识,项目组还给学员们订购了《社会建构:进入对话》配套教材,希望通过课上课下全方位的学习,收获更好的学习效果。

两天社会建构论学习的浸泡,学员们越来越享受后现代的滋养,课间休息时,学员们围绕着杨莉萍教授交流分享课程的心得体会,在这样舒适自如的学习空间里,学员们在社会建构的道路上越发坚定的前行。

临近尾声,学员们与杨莉萍教授依依不舍,持续的探讨着,交流着,思索着,合影留念。学员代表还为杨莉萍教授送上了精美的小礼物。感谢杨莉萍教授带来的,全新的、创造性的、新鲜的、共创的社会建构课堂,大家在两天的社会建构海洋中浸润滋养着,感受和体验着建构论的思想,内心波澜壮阔的涌动着,如何回到生活和工作中去践行社会建构的理论与实践。带着社会建构论的思想和理念,学员们对接下来两天的合作对话充满期待,充满憧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