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院

心院“星语心愿”暑期社会实践之与老师和家属的访谈、团辅

发布时间:2017-07-19         浏览次数:

      ·访谈篇

7月13日,南京师范大学“星语心愿”暑期实践组来到了常州市天爱儿童康复中心,我们有幸与这里四位专业老师进行了访谈,通过两个多小时的深入交流,我们大致了解了老师们来到这里的原因、平时在这里开展的工作;自闭症孩子们的发展情况、以及经过在天爱的康复训练后,日后在社会上可能从事的活动;作为一名志愿者,我们可以为关爱自闭症儿童做出哪些切实的努力。
    在常州市天爱儿童康复中心,这里的老师大多因为当年专业问题选择了学前教育、特殊教育、社会学和心理学这几方面的专业。最初,他们为了就业来到这里,而经过几年的工作,他们在这里与孩子们产生了情感,哪怕会有一些外调的机会,他们也选择了留在这里,陪伴一批又一批的自闭症孩子。
    这里的教师们大多掌握的是教师证、康复师、训练师等资格证书,国内自闭症教育资格认证这一块是空白的。但并不代表没有培训,据了解,在天爱,教师每一年有一次大规模培训,每月有一到两次小规模培训。因此,要想提高老师和看护人员的专业程度,还需要国家继续完善自闭症干预教师培训体系,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许多老师对于关爱自闭症儿童保持着客观谨慎的态度,因为对于这样一群孩子,需要的不是表面上的同情,而是真的能帮助到他们的专业。作为心理学院的学生,我们希望自己能够将专业知识付诸于实际行动,通过提出有效的解决问题的途径来帮助这里的孩子。
    据了解,2006年我国将自闭症列为精神残疾,自闭症者被纳入相关的保障体系。目前我国自闭症人数保守估计已经超过150万。其中,自闭症儿童的发展情况更令人担忧。可能对于自闭症的孩子,真正理解关心他们的人是很缺乏的,而具有专业知识、具有帮助他们的能力的人就更加难能可贵。

·团辅篇

访谈老师之余,我们也与这里孩子的家属进行了一些交流。
    许多家长并没有想到自己的孩子会是自闭症儿童,他们中的大多数是在孩子两三岁时,发现孩子基本还不能开口说话,只认为是语言问题;而当孩子被确诊为自闭症的时候,家长们感到茫然、无措、难以接受,也直到这时候,一些家长才了解什么是自闭,甚至于刚刚听说自闭症。
    大部分家长承认,对于自闭症的孩子,自己还是很担心孩子的未来的,也确实面临一定程度上的压力,包括刚发现病症时候的自己内心的震惊和日常生活中面对周围人的目光的害怕。为了排解自闭症儿童家属所面对的压力,对他们进行专业知识方面的指导,在7月14、15日两天下午,我们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院16级的几名同学为自闭症大小龄儿童的家长们分别精心准备了两场团辅活动。
    首先,我们通过两个自闭症干预案例,向家长们简单介绍了自闭症干预的有效措施;其次,我们为家长们介绍了认知行为疗法的第三大浪潮——正念的理论知识,包括正念疗法的提出、发展与应用;最后,我们和在场的家长老师一起,进行正念冥想的实操训练。
    正念实操训练主要分为三部分。
    第一部分,在毕一凡同学的引导下,我们逐步将注意力从听觉转移到嗅觉,再到触觉,再到呼吸;第二部分,我们仍旧是跟随毕一凡同学的口令引导,区别在于,需要操作者双手脱离桌面的支撑,注意力仅仅凝聚在听觉上,在过程中会有口令帮助我们拉回在冥想过程中飘散的注意力,也会有口令引导我们简单探索一下我们走神的地方。这两部分持续约半小时,两部分结束后,多数家长表示,在正念冥想过程中,一旦一两分钟没有听到引导口令,他们的思绪便会难以集中,会情不自禁地回忆过去或是幻想一些未来不预期的事情。也有一些家长感叹,经过半小时的正念冥想,虽然过程中身体会感到一些疲惫,但当全程结束后,确实感到从内而外的轻松。
    第三部分,我们带领家长们做了正念训练最经典的“葡萄干实验”,希望通过这个实验,能让家长在充满压力的生活中找到宁静,明白生活最大的魅力在于,仔细品味。家长们在平日里也可以经常自己进行正念训练,逐渐缓解焦虑等消极情绪。

                                                              (心理学院 张淇玮)